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皮皮鲁和鲁西西

小小的甜蜜

 
 
 

日志

 
 

香港香港!(上)  

2010-03-26 12:5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8是一天建成的,所以关于香港的文字也8是一篇就能完成的。

但好像又没办法来细述香港。我始终认为,这个著名而奢靡的城市,骨子里却有着一种无奈和苍凉。它的每一条街巷、每一个店铺、还有每一棵树,都弥漫着某种令人情绪变得复杂的气味。这种感受大概不只我一个人有,香港人自己都会有。其实香港并没有多少景点,大致一天就可遛完:太平山顶看香港、夜游维多利亚港、浅水湾的寺、海洋公园(狠棒!)……可这丝毫不妨碍香港的牛逼!真正的牛逼都是有气场的,屁如南京,屁如天津,屁如香港,屁如田老蜜香港香港!(上)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你若非要问我究竟喜欢香港什么,我会告诉你,是“记忆”!——没有什么比珍视记忆更动人,也没有什么比摧毁记忆更伤人。人是有记忆的,城市也是有记忆的。香港是一座充满了记忆的城市,它接受新生事物,却不喜新弃旧。对于一座城市来说,记忆并不都是值得骄傲的,但选择呈现而不是遮蔽,这便是所谓气场的实质——我真诚地告诉你,我不完美。这多难得。

话说3月17日,传说中的“龙抬头”,我和王小猫以及我领导到香港做业绩发布。下了飞机,很快……我就感觉到自己在暧昧的气味中皮肤过敏了!当晚上拖着行将散架的身躯回到酒店,王小猫执意要去给我买药,让我这个正式奔四的黄脸婆由衷感到了幸福。王小猫的确是个没什么花样的男人,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个痛快给的人,一切可以给的,他都给了我,没有一点儿唧唧歪歪。所以当我洗完澡,走出卫生间,就看到床头柜上已然放好了吃药的白开水,玻璃杯下还压着一张折叠的白纸,打开,上面写道:“蜜儿,还记得吗?那年春天,我和你一起来香港出差,你皮肤过敏了,我急吼吼地去给你买药……还给你写了一封信……”记忆的闸门瞬间被打开!是的,那年他第一次给我写信,厚厚的一叠,写到一半签字笔没水了,竟然又换了圆珠笔。不过,当时我根本没搭理他——小P孩儿纯属闲得没事儿找事儿,以至于我和他曾擦肩而过……然而有缘的人总会再结缘,You know,缘分总是惊人的相似。

看完纸条,我紧紧地趴在他的背后,当然牛逼的田老蜜自然是不会内牛满面的,我只是一直以这样的体位趴着……他真的还跟那年一样!女人终其一生都很关心“你到底有多爱我?”其实那些要车要房要克拉的女人也不过就是为了以一种形式来确认他对她的爱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女人之间并无本质的不同。只是那个写信的男人敢于以白纸黑字的方式留下证据,让你将来即便老年痴呆也能被不断地唤醒——这就是记忆!

PS:这是经济舱正餐,据说确实出自香港星级饭店。

香港香港!(上)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