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皮皮鲁和鲁西西

小小的甜蜜

 
 
 

日志

 
 

琐记220  

2014-06-03 12:4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水个假期三天吧,时间过得真特么快比油就六月,今儿上班写日期,居然都20140603了。

五月三十一日,晴转多云,天还是热。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晚饭后开车兜风,路过南京市政务服务中心,八九十年代的气息扑面而来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好久没见这货了,啥时候主持标点的?瞧贵二位这波点撞的……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标营门。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日光倾城。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虽然天气预报说晚上会下雨(事实上并没下),但早上还是要浇花(所以说不能侥幸)。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无尽夏绣球的季节。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芬芳季:栀子、茉莉、珠兰、米兰。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五月三十一日 晴转多云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六一儿童节,真心喜欢这个节日,因为感觉这一天网上没平日里那么多争端、负面和戾气,大部分是卖萌、童真和笑脸,于是自己也跟着小愉悦起来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一早下起了雨。阳台上的薄荷紫苏冒了好高,小菜秧也是。雷声过后,大雨倾盆。我将新买的落地扇架在窗前,泥土潮湿的气味与花草的香气跟着凉风吹了进来。这是我最喜欢的凉的程度,令我将它想象成世界上最洁净的东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六月二日端午节,宅南师大吃喝一天。

应景说一嘴粽子。听我婆婆说粽子包什么其实无所谓,重要的是煮法。头一天晚上包好,然后搁一大锅里,小火慢慢煨。第二天早一揭锅,便是扑面的糯米箬叶香,煮粽子的水都带着黏稠感,这样煮出来的粽子米粒之间没有界限,润、糯、紧、粘,即便是最普通的白米粽,配上桂花蜜也很美味。不管怎么包或煮我都不爱吃。

而初夏的雨后,凌霄树下,合欢树前,夹竹桃旁……满地落花,极为美好。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龙虾季已到,一定要感时应季,从善如流琐记22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hi,June!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最后说说勇气。

我记得《三联生活周刊》曾做过一期名为“勇气”的专题,探讨“勇气”究竟是什么。但我们遇到无能为力的事情太多,以至于我们都不再具有“勇气”这个美德。我觉得这是一件悲哀的事儿,并为此感到难过。说穿了,政治和法律上的不公平和没有安全感,最终造就的就是人格的缩减和道德的丧失。渐渐我们都不再谈论道德,并且觉得那是可笑的事儿。但在政治和法律相对正常的地方,道德问题一直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而且是很日常的问题。虽然可以责问的大体制确实存在,但人们在公共场合之所以感到安全是因为周围遍布同类。在象征着现代化的麦当劳里目睹同类被活活打死,相信围观的人也会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创伤,形成糟糕的自我记忆。有人质问“勇气”的实际意义何在,我个人觉得勇气对于每个人及其一生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值得尽力去追求。

我说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