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皮皮鲁和鲁西西

小小的甜蜜

 
 
 

日志

 
 

琐记250  

2015-04-05 19:5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清明。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

在春天的时候,想念起春天。怀念起倒退的时间,和已经老去的人。我觉得这样很美。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雨是从4月2日开始下的,歇了4月3日一个白天——阴且闷热,夜里又电闪雷鸣……4月4日一早,雨停了,空气清爽,雨后生凉,回到4月的温度。呐,昨晚又是一夜急风骤雨……今天4月5日,也不是雨纷纷,而是哗哗哗。都说春雨贵如油,两天满街流。

我心目中的春天还是:王彩玲立春宣言、海子忌日、哥哥忌日、香椿炒鸡蛋。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不知为什么突然满腔柔情,只不知与谁诉说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春日的南方,时不时就在夜里下一场雨,玉兰樱花海棠桃花杏花李花梨花……次第开次第落,紫荆丁香也开始绽放,树木长出的新叶是揉一揉就碎掉的嫩。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榆叶梅,又叫小桃红,因其叶片像榆树叶,花朵酷似梅花而得名。蔷薇科桃属。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金盘荔枝,茶花的一个品种。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4月2日傍晚春雷后的莫愁湖公园的海棠花雨,没有错过,真好。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F2+色阶。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这只蜗牛特别大,都没有用微距镜头拍。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下雨天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

1、最近是忙个不停又犯春困(当然我一年四季都犯困),每晚都是十点之前就睡,早上六点醒,再回笼到八点起床上班。人到中年的人生观不再是年轻时那种动不动就推倒重来的狠劲儿,而是行到水穷处,然后去爬山的兵来将挡。有人管这个叫妥协,有人说是智慧,无论什么说法,就是别再同一个地方跌倒,又用同一种方式撒泼。

要说我的心理年龄发展有些儿奇怪,不是渐进式,而是版本升级式。小时候算比较早熟,多忧思,敏感又勇敢,少女期长。工作后二十多岁的心理年龄一直停留到三十五六岁,之后突然想通了一些儿事儿,心理年龄就跟生理年龄接了轨同步起来。直到今天才真的是成熟了,能仁,能忍,是一种微妙的开示。

2、“大部分人在大部分场合,简直就像形状记忆合金那样,或者乌龟慢吞吞退回巢穴那样,一点点的又退会原来的样子。决心什么的归根结底,也不过是浪费人生的能量罢了。”这是村上春树老师说的。(啊生活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近一个月内有点儿空闲时间都用来读村上了,读得哈哈大笑,想写写他作品里的衣服、食物还有猫,音乐和酒实在是门外汉,不懂,太遗憾了。村上老师不需要诺贝尔奖来证明什么,在我这儿只要作品随时翻出来随时能看下去,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好作家一枚。

其实《东京奇谭集》后,差不多快十年了,村上老师在精疲力竭的《1Q84》三部曲,以及评价不怎么样的《没有色彩的多琦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之后,随意出了新短篇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读后你能清晰地感觉到他那种灵光的消逝,也可能用磨损这个词儿更为准确。他为了写作而营造的“健康没有烦扰”的生活,最终却导致他的写作陷入一种难以挣扎的困境。然而我为什么还赞美村上老师呢?因为他在浸满幸福的人生中,依然凭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毅力,保持了创作的速度和质量。读他的书就像走进星巴克,你喝不到最好的咖啡,也绝不会喝到最差的,并且总是能够享受到一种不断重复的固定可见的愉悦感。

BTW,看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惊觉村上老师才是绿茶婊的祖师爷啊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琐记250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3、《宥娜的街》看到第19集,嗯,慢,有空就看上一集。少女贼和女贼吃汤饭,“你喜欢吃汤饭么?”宥娜问。应该是饭店植入吧?墙上的招贴、玻璃门上的字儿都很清楚,当然我看不懂写了什么。女贼分了三勺饭给饥饿的少女贼。少女贼说,昨晚我做了梦,今天都能对上,梦见姐姐你身上挂满了蛇,取下三条蛇扔向我。“刚才你不是给了我三勺饭么?”说着,特写她勺子中的一块肉,“这个和我梦到的蛇是一个颜色。”

如果为了植入,编剧写了这一段,那真的很让我折服。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