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皮皮鲁和鲁西西

小小的甜蜜

 
 
 

日志

 
 

琐记262  

2016-02-05 13: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工作、去超市或银行时,在那些不规则的时间罅隙里,常常会有小心思、小情绪自开自落,瞬息淹没,之后也不会记得。硬要用语言对位,就是“落叶”——“思想独自落叶千年”。昨天路过湖边儿,成排小鸟在叫,有新叶的体脂香,寒潮只剩下角落里的雪痕,菜场有人在摊春卷皮……立春了。
而我,真是太忙了!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迷你向日葵,昆明来的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冬天看到这些个色彩,很开心。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炖棒骨汤and炖鸡汤。大叔说枸杞要最后放入汤里,煮五到十分钟。“药膳师”的解释是:煮太久会破坏枸杞的药性。 为什么我一直都不知道,昂?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水仙好看哪,瓶子牵强唠。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东郊开会,匆匆而过。想过一种带暂停键的生活,扑面而来的事情都慢动作处理。“速回”改成“缓缓归”,“迫在眉睫”变为“慢慢来”。不必刻意强调人生的须臾,知道终点在哪儿,紧赶慢赶也是那儿。既然时间很难“有效地利用”,干脆就浪漫地消费。呃,春节总算可以休息了啊!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2016年第二场雪是1月31日午后开始下的。彼时我出差滨州一周刚回到南京。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2月1日清晨,白雪,城墙,玄武湖畔。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雪从中午一直下到晚上,大到恨不得砸人一脸。我当然记录下那缱倦的样子。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去玄武湖拍完雪中梅回来的路上喝杯拿铁……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立春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风信子,永远的怀念。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
就阿玛尼政协少年简单说说。
对一个深圳家庭来说,阿玛尼西装真不算什么奢侈品。一个人要去参加一个需要穿正装的会议,买一身衣服真不算什么。该批评的是什么?是这个家庭的策略,那就是强行硬努着要当优等生的架势,人要顺势而为,该进就进,该退就退。
这孩子从小学声乐乐器主持,跟着中国音乐学院的老师学,学音乐是这样,都是要拜在有名的老师门下。这些特长是挺花钱的,但在深圳还是到不了什么呼风唤雨的地步。你跟马化腾一个城市,敢说自己有钱?(同样,你跟王书记一个城市,敢说自己有权琐记262 - 田一 - 皮皮鲁和鲁西西
什么是贵族,贵族没有天天憋着上电视演节目的。贵族学的全是没用的乐器没用的爱好,中考一定不能加分的,因为人根本就不中考。而这孩子妈妈的朋友圈和自己的微博,都是把这事儿当做一个好机会来看的,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争议,要培养一个好孩子,大人万不能太争强好胜,要一直赢,从七岁赢到七十岁,那别人怎么办?
既然孩子要列席两会,就要挑一个好的议题,比如“素质教育”是一种政治正确,这是教育口自己假装相信的,但是全社会一直对这条有争议,甚至恨之入骨。因为素质教育和减负,很多学校两点半下课,不让留作业,很多打工开店的父母没有实力让孩子去上更贵的补习学校,还可能没有办法接孩子,于是引发了两个阶层孩子的成绩分化——这是实际的痛苦。
中国现在对阶层最敏感的并不是所谓的赵家人,而是那些原本布衣平民,通过努力或者时代赋予的机会,觉得自己终于跻身上层中产并踮着脚仰望着所谓上流社会,幻想着再使把劲儿就能蹬上去的那些人,也正是他们急切地想洗掉自己的出身,气喘吁吁地想挤上开往上游的列车,再催促关上车门,以夯实他们的先发优势。这里面最敏感最急切的代表性人物,往往是赚到些钱的小生意人,他们有着最为强烈的阶层划分渴望,也有着最为强烈的身份焦虑,表现出强烈而拧巴的对原本自己也曾属于的那个阶层的不认同以及迫切的隔离期待。
那所谓的素质教育呢,被诟病依然是公平问题,方向总会偏离到仇富。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谈教育,难以避免地会偏离教育本身,把目标指向通过教育所能换来的竞争优势上。至于公平问题,一个残酷的现实是,人类社会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公平,教育公平,放眼古今,现在算是好的吧!历史上不都是贵族和世家子弟上早课,习文练武,穷人的孩子放牛享受大自然嘛。事实上,教育公平最好的时代,可能只存在于毛时代,问题是你想回去么?公平从来都只是政治正确。
即使在二三十年前看似机会均等的我们这一代的应试教育时期,能够在竞争中胜出的,依然是智商基因好,父母相对重视教育的那些家庭的孩子。人群中的优胜者,比例就是那么多,多数没有胜出的人,确实是因为不具备竞争优势,而不是机会问题。对大众而言,生活改善靠的是社会整体进步和科技的力量,逆袭永远是小概率事件。
现在农村出来的优等生少,除了众所周知的教育资源分配问题,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是城镇化进程加快,以及农村中原本那些重视教育的家庭,已经想办法把孩子送到城里上学,也就是说,很可能是那些原本有实力参与竞争的农村生源,已经把身份换成了城市生源。可问题是,北大贫困生多的时候也不是民国时期吧!
绝对贫穷需要通过社会进步来消灭,相对贫穷永远存在,政权存在的前提是稳定。无产者逆袭的最大机会永远是通过群体性暴力,这一点怎么应对,赵家人比你有经验。因此对教育公平愤懑的,反而是那些原来通过教育实现身份转移,想要向上巩固优势,又担心掉到下阵营的中间阶层。在教育公平问题的辩论中,令我反感的不是谈教育公平本身,我又不是赵家人,当然期待从社会进步和公平中受益,但总有人利用政治正确,借机混淆视听,夸大不公平,煽动所谓民意,把事情引向不理智的情绪上。
其实人类根本解决不了人之间起跑线不同的问题,拿这个说事儿毫无意义。人们要的公平,最后诉求总是指向资源分配圴衡——这个永远实现不了。事情的复杂不仅在于资源有限,机会不均等,更在于阶层的划分是人们自己的需要,人们甚至有为此主动设置壁垒的驱动力,所以现在意图打破壁垒的教育改革,并不受欢迎。
最后再说一句:
列席了两会,当公众人物,就要忍接下来的一切。胜利的大会是不会给你打马赛克的,上去了,就是成年人,退无可退。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