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皮皮鲁和鲁西西

小小的甜蜜

 
 
 

日志

 
 

五月最后的下午  

2016-05-31 16:2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又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这雨足足下了一个多月了,多少让人厌烦。办公室里就剩我一人,如果说独处本身有迷人的地方,除了疏松的安全距离,还在于让人理解静物和空间自有的安抚本领。
我正读着巴什拉的一本小书,书里他谈论建筑空间精神属性。类似于海德格尔,他解释空间并非填充物体的容器,而是人类意识的居处——“在家屋和宇宙之间,这种动态的对峙当中,我们已经远离了任何单纯的几何学形式的参考架构……”家是人在世界中的角落,庇护白日梦,也庇护做梦者。当人们诗意地建造家屋时,家屋也灵性地影响着人的精神气质和灵魂状态。这种空间的庇护,不仅体现在将风吹雨淋的人们置于遮蔽之下,更作为一种精神上的寄所存在。一间自己的房间,和我们成长生存的环境,并非我们通常理解的那么简单。
“孤独所形成的中心所被赋予的价值是如此强烈,如此原始,如此不容置疑,使得遥远的光芒能够为没有非常清晰定位的形象提供参照。”我被这段话打动。回想童年时光,曾经长大的房间里无处不在的印记,像庭院里的那些秘密,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会提起。它们成为一座私人收藏博物馆,隐藏着热情和失望,包容快乐和悲伤。物件与空间的陈列中,每一个角落都印刻着独一无二的孤独感。
家是幸福感的来源,也是孤独最初的摇篮。“抽屉、箱子、衣柜等家具最大限度地保存着那些凝固与附带记忆的物件,全都指向着过去的时间。”读到这儿,想起海子:
空气中的一棵麦子,
高举到我的头顶。
我身在这荒芜的山岗,
怀念我空空的房间,落满灰尘。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